有些美國人愛槍成狂

最近發生在維吉尼雅理工的校園槍擊事件迎來多方的注目,在這麼多的檢討聲中管制槍枝的主張居然是最小聲、最沒力的,你如果不了解美國憲法保障擁槍權及美國文化中崇尚極端扭曲的個人自由,一定會覺得這些人的腦袋是不是壞掉了。

紐約時報在事發隔日就以社論表達哀悼之意,並提出加強管制槍枝的販賣及攜帶,但是各大電視新聞,如ABC、NBC、Fox等,卻加強火力集中檢討犯案者的心理健康,大肆批評學校及治安單位對精神異常者的防範管制有漏洞,對槍枝問題卻隻字未提,讓人實在摸不著頭緒,搞不清美國人到底是怎樣思考的?

紐約時報4/18的讀者投書有幾篇就很能代表支持憲法修正案第二條的邏輯。讀者某認為如果當時其他學生跟教職員中有人攜帶槍枝的話,死亡人數就不會這麼多。依照這樣「以暴制暴」的邏輯思考下去,所有人為了自己的安全都應該隨時隨地帶著槍防身,因為你無法確知身旁的人是否身懷槍枝,也無法確知身旁的人是否會攻擊你,擁槍自重是唯一的選擇了(除非你像梭羅一樣離群而居)。你可以想像學校班級裡、地鐵車廂中、電影院等公眾場所中人人都可能有槍在身的場景嗎?這決不是一般正常社會文化背景出來的人可以覺得安心的現象,但有一部份美國人卻覺得這才是自由,這才有安全,殊不知此乃飲酖止渴。

除了槍枝管制問題重重外,美國社會文化強調男性必須具有雄赳氣昂的陽剛性,進而嘲諷諸如同性戀、不夠男人味、geek(書呆子或宅男??)等人格特質或族群,尤其是青少年文化中這種情結更是明顯,被歧視欺壓的人轉而用暴力來反擊成為一種抒發的管道,這種情形下幾乎是隨處可見的槍枝就成了被壓迫者(不論是實質上或是心理上)的最佳武器。另一個例子是許多美國電腦及電視遊戲是以第一人稱視點設計的戰場射擊遊戲,由於日新月異的科技,使得遊戲愈來愈能達到虛擬實境的效果,甚至軍事訓練也開始用電腦遊戲來模擬戰場實況。這次的校園喋血不就跟射擊遊戲裡對不斷出現在眼前的目標進行掃射有著很相似的感覺嗎?特別是看到犯案者自己寄給電視台的宣言資料中那幾張照片後,我的這種感覺更是強烈,當然這僅只是個人片面的觀感跟聯想,犯案者的思考行為跟大眾文化成素中暴力、物化活生生的人命的負面影響有沒有具體聯繫需要更仔細的調查,但這個文化影響作為一種社會趨勢是已經被某些研究證實了。那些電視新聞跟電台談話節目的主持人對此卻是一點反省思考也沒有,完全繞著如何找出下一個可能會重蹈覆轍的精神異常者,要全面列管有反社會傾向的人,但放過管制暴力來源的武器,可以說是捨近求遠,不,是緣木求魚了。

廣告

有些美國人愛槍成狂” 有 4 則迴響

  1. 李尋歡

    問題癥結應該是美國來福槍協會的勢力,以及背後支持者的選票吧?

    所以電視台跟政客們都三緘其口不提槍枝管制,轉移視線批評校方無視精神異常者的防範管制….

    純粹從心理定勢跟社會風氣觀察稍有隔靴搔癢之嫌….

  2. 確實NRA(全國來福槍協會)是用憲法修正案第二條來支持武裝自由的最主要說客團體(Lobbyist),他們就是我所說的愛槍成狂的那一群。但是這一個說客團體跟青少年暴力文化在我看來是沒有直接相關的,這一個團體的成員有很多是那種家庭一貫傳統會在孩子十八歲生日送他槍當成人禮,把槍當成是一種獨立自主的象徵。我覺得這是一種把暴力內化的人格過程,跟當今大眾文化宣揚的暴力多少有點差異。
    我不覺得從文化去看是隔靴搔癢,不過我倒是忘了全國來福槍協會的既得利益這層關係,犯了文化決定論的毛病呀!謝謝你的提醒

  3. 大家都帶槍的情況下,需不需要貫徹先發制人的精神,要不然第一個犧牲者就是會存在的,而且見到路邊有個人拿了個黑色長袋是否要判斷為對方擁有大殺傷力武器?

  4. 當然要「全民皆槍」似乎還是不太可能的事,雖然軍火商跟全國來福槍協會肯定很歡迎
    紐約地鐵上自從911之後就很多「if you 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的宣導,可是事實上會這麼小心翼翼的人絕對是少數,要是看到可疑的袋子就拉警報的話,整個城市就會停擺吧?
    (叫那些這麼喜歡槍的傢伙全副武裝野戰背包上肩20公里急行軍,落隊的就全副武裝伏地挺身100 次,X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