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Gold/綠色黃金

Image of Green Gold
在台灣,喝咖啡好像成為一種流行文化,一種身分、地位、品味、階級的籠統象徵跟識別標記。星巴克跟85度C,紫藤廬跟挪威森林,你平常在哪裡出入,喝什麼,會被人家拿出來品評高下。Alan Macfarlane 這本Green Gold: The Empire of Tea/綠色黃金:茶之帝國告訴讀者,18、19世紀的英國社會也從飲茶這個活動中發展出一種複雜的文化模式,在眾多社會領域裡發揮相當程度的影響。在這本書裡,我們可以看到茶從東方傳到西方,特別是英國,從一種充滿異文化想像的高價飲料到貴族中產階級及工人都能享受的大眾化飲料,茶可以說是一個早期全球化的重要商品,它的消費不只是一種物質交易,也是文化交流。有趣的是不管在東方或西方,茶的飲用都被附加上文化意義,中國的飲茶文化、日本茶道是我們比較熟悉的例子,但18-19世紀時英國各個階層也在喝茶這件事上展出一套很講究的行為模式及意義象徵。哈伯馬斯在公共領域的結構中提到咖啡館作為中產階級及知識份子活躍的社會空間,Macfarlane則是提到茶屋(teahouse)作為中產階級家庭能夠閤家品茗的公共領域,茶宴(tea party)或下午茶的聚會甚至提供婦女一個半私人半公共的集會交流場合,讓他們擺脫家務的束縛,茶宴主人的角色成為一種女性的特權,不只如此,作者還指出許多英國婦女爭取政治及社會權利的運動,背後不可或缺的正是喝茶延伸出來的社會空間跟文化氛圍。

我覺得Macfarlane最大膽也最有問題的論點是把飲茶文化當成英國社會的一個特殊的、整體的、具有因果重要性的特徵,他在許多地方提到Tea Drinking是英國的National character,而且他還進一步賦予喝茶一種把英國社會文明化的重要功能,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到伊里亞思的「文明作為一種社會過程」的影子,雖然他隻字未提伊氏的思想及作品。茶被拿來跟刺激性較強的咖啡當對比,也被拿來跟具有道德瑕疵的酒當對照,英國上流社會透過茶自我馴化了,而新興的中產階級則模仿貴族進而形塑自己的階層文化,工人階級的飲茶習慣則跟整個工業社會加諸於勞動的苛刻條件息息相關,茶對他們而言兼具文化消費的意義及再生產的功能(這裡,讓人不禁想到三洋維士比跟台灣勞工的關係)。這些分析相當精闢,但極可能導致輕易地把結論下在「英國社會是喝茶文化而法國社會是酒文化」這種粗糙的比較文化論,像日本的茶道或武士道也很容易被當成是社會整體共享的文化特徵,Macfarlane沒有直接套入這東方主義式的文化分類邏輯,但在他精彩的分析下,由於茶跟幾乎所有想像得到的社會面向都有所牽連,很難不讓人產生一種整體印象。不過Macfarlane那種多元分析角度實在精彩,這種社會、政治、經濟、文化跟知識的多元分析是自年鑑學派興盛之後歷史寫作的基本訓練及格式,歷史社會學從中可以得到很多啟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