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義的因果報應

最近讀到紐約大學教授Andrew Ross寫的開往中國的快船(Fast Boat to China)一書、有一點小感想。這本書主要在討論全球高科技產業外移至中國所產生的影響,Ross本人實地走訪中國、台灣、印度三地,在田野的基礎上寫出這本書。他主要的論點是在全球新自由主義的開放政策下,資本利益試圖利用區域或國家之間在勞力、政府政策、資源、經濟環境之間的差異來提高利潤,更進一步操弄不同國家或區域勞力之間的對立以牟取漁翁之利。這些其實不是什麼新聞,在批判全球化、自由化的文獻中已經算是老生長談了吧!我覺得Ross的論點裡比較有趣的一點是勞動力在被這些全球走透透的資本玩弄的過程中,也慢慢發展出一種新的工作文化或倫理,怠工、頻繁離職、對雇主不信任,勞工可以用許多正式跟非正式的方法來反抗新自由主義的勞動力管理。當然單以個人的力量是很難撼動體制,但是當新自由主義在中國以史無前例的規模在改造勞動的結構跟內容時,它同時也創造了龐大的集體行動的條件跟契機,最近整個大陸勞動條件的改變,我想多少也反應了這一點。
我們常聽到台商抱怨大陸勞工是如何的危險、難以管理。其實,捫心自問,如果是你的老闆把你當成用完即丟、無限備胎的物件時,你會用什麼樣的心態來看待你的工作跟公司呢?日本企業以前標榜終身雇用跟年資制,當時被人家批評是一種家父長威權式的管理,不民主,跟不上快速變動的市場現狀,可是跟新自由主義精神下人吃人的世界相比,那種把家庭模式結合到企業經營所產生的工作氛圍,感覺上還是比較人性化的,不是嗎?(不過對女性的歧視跟壓力可是很嚴重、就像日劇anego裡筱原涼子的遭遇一樣)我在想日本日趨嚴重的過勞死問題或許也跟勞力市場自由化有關吧?
這些也許可以給一直在走向新自由主義放任經濟的台灣一些警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