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與經濟學

最近為了高中文言文比重的問題在別人部落格上討論了一下。最後有人罵我是「滿口仁義道德卻實施霸道的行為,十足就是中國數千年來獨尊儒術的表現」。原因在於我發表了以下的言論:

美術音樂體育人格教育社會地科國文都不會增加競爭力,全刪掉好了
英文?連美國人都認為學中文才能增加競爭力,我們還學英文幹嘛
數學也可以刪了,反正有電腦教育真的可以增加競爭力嗎?還是只有父母在一廂情願?
到處都在標榜拼經濟,難道還不夠,連學校也要拼經濟
用這種心態來看教育,不管你用的是白話文還是文言文,小孩子都只會學會敷衍了事而已
有多少人知道河洛話(台灣人慣稱的台語)其實是唐詩的語言,我高中的國文老師會用河洛話上國文,會用現代人的心態跟角度來解析對照文言文裡的世界觀,文言文不是死人的語言,只是被一些教書匠教死了,被考生讀死。心態不變,台灣史跟白話文一樣可以被教死讀死。至於論語孟子,一樣也是看你怎麼教怎麼讀。我覺得不要把它獨立成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應該開成一門中西哲學概論,高中生是應該學一些邏輯思辨跟哲學的東西。不過如果教育要以功利主義為指導原則,這些大概都會被認為是沒有競爭力的垃圾。

這一段是回應原發文者用「鄉民式經濟學」來論證學文言文多不划算。然後一些人就開始把腐敗霸權專制的中華文化跟文言文及儒家思想劃上等號,好像用白話文就不是搞中華文化的樣子。

我想我的回應方式可能造成誤導了
我的意思不是學中文比學英文更有競爭力,只是想點出用競爭力的觀點來抨擊文言文,而且還涉及到全球化的競爭遊戲是有盲點的。高中的基礎教育一方面是培養國家未來的公民,另一方面則是幫有心往任何一項專門知識及技能發展的青年打好基礎,這兩部份都包括建立基本的語言溝通能力。我認為基本的文言文課程對中文的學習很重要,問題在於課程份量跟教法如何拿捏,理解而非死記很重要,至於比例,我覺得不是我的專長不敢妄下斷言。但是,為什麼一個很需要仔細計畫跟考量的教育問題最後總是會有人提出某一種文體跟學問是大中華文化的意識形態體現作為回應?

美國人不會嫌莎世比亞的哈姆雷特過時累贅,反而認為那是極為重要的文學遺產,也不會有人質疑讀米爾頓的失樂園有沒有增加競爭力(these are “British” literature),為什麼學中文的人會覺得諸如李密陳情表、諸葛出師表、袁枚祭妹文等不應列入文學的基本教材?台灣的文學前輩吳濁流小時候接受的是私塾的漢學教育,日本殖民時代以漢學跟對祖國文化的認同來抗拒日本,後來國民黨來台後對祖國幻想破滅,但還是持續用漢詩抒發個人情感,用中文表達對台灣的關懷,我講這個例子只是想說不要把文體本質化了,也無須全面切割文化的傳承,楊逵習慣用的文字是日語,但沒人會否認他的作品是道地的台灣文學。

沒有什麼多元學習是完全沒有文化中心的,美國的公立學校的語言教育就是以英文為中心,他不會要求學生讀日文原文的源氏物語。正是因為社會多元,語言的教育更是要定於一,美國雙語教育的爭議一直不斷,因為定於一的壓力始終存在。白話文跟文言文是不同的文字體系嗎?只要教法份量得宜,根本不會有獨尊的問題,因為兩著基本上就是同一種文字體系。其實真正要抗議的應該是原住民,他們獨特的新港語文字體系才是中文”霸權”的真正受害者。

對方就開始分析究竟是英文還是中文才是有競爭力的語言,還用多元文化之下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學文言文?這些人真的以為文言文跟白話文是兩種不同的語言。所以我才有接下來那段「完全獨立的文字系統」的回應。
接著,對方直接用相關新聞報導來要求我表態。新聞說:

新的高中課程綱要(九八課綱),在余光中、張曉風……等人的壓力下,教育部決定要增加國文課的時數,也要增加文言文的比重,更要把論語孟子從選修改為必修!成功高中國文老師范曉雯說,指考選擇題五十五分,文言文就佔了四十多分,白話文只有十分。

我的回應如下

考試比重跟教材比重的關係為何?教材比重若為80﹪確實是異常的重,但如這位老師所言是考試比重佔80﹪,要檢討的是考試體系吧?有必要把整個教育及考試體系在課程設計跟規劃上的弊病簡化成文言文的毒害嗎?至於論語、孟子,在高中單獨開成必修課不如用哲學概論等形式來規劃,如果教材又編成類似當年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那當然是絕對不妥。有人要批判余光中跟張曉風的政治立場我不反對,但請不要拿粗糙的政治理由來檢討中文教學跟人生教育。如果台灣獨立的目標非以去中文化不得達成,請拿出一套完全獨立的文字系統(火星文也都還有”中文毒素”)全面改寫學生的教材,包括物理、化學、生物、數學。 (這樣絕對不會比較”經濟”)

最後的「如果台灣獨立的目標﹍」讓對方覺得我很霸道,憑什麼「剝奪」他使用中文(白話文)的自由,所以又把儒家啦中華文化啦什麼毒的往我頭上套。
這些人的論點一直在迴避「學文言文是否對打好中文根柢有幫助」這個問題,方法有二:文言文是「儒家中華文化」(法家墨家道家是不寫文章的嗎?)放出的毒蛇猛獸,為何要學?其二:文言文在浪費孩子們的時間,有空多念一些英文也好,日文也好,學琴學插花,會比較有競爭力。
有關白話文跟文言文是同一文字系統,真田說得比我還深入。(幹你娘與白話文章太炎肯定不屑Fuck You)(一直不稱中文為語言系統是因為不太清楚漢字的讀音一直在轉變是否還能算是一個語言系統)
現代國家的公共教育,其目標已經隱含了提升競爭力的前提,塑造一群識字、服從社會規範、懂得生活所需的技能,強健體魄的國民,大大提高現代國家在以國家為單位的世界體系裡的競爭能力。文官體系的建立,經濟的流通,法律的施行,跟每一個國民是否有完備的語文能力有關(跟其他課程也有關,不過語文能力卻是最被忽略的)。日本年輕一代由於溝通跟資訊接收的媒介已經嚴重依賴手機跟電腦,懂平假跟片假名就足夠,許多人不認識漢字,有一陣子也引起日本社會的憂心跟討論。
由於我的前提是白話文跟文言文是同一體系的文字,如以中文為發表意見、抒發情感、創造想像的媒介,「適當」的文言文訓練是必要的,能增進白話文的運用。再者,語文作為提升孩子的競爭力的一環也是很重要的,但它的影響是比較隱性的,在人際溝通、人格情緒、甚至作為吸收其他學科知識的基礎上發揮作用。在美國會講英文的人很多,但不代表每個人都能講好的、顯示個人學識涵養的英文,這種人會在社會群體裡享有隱性的優勢。打好每個人的中文基礎就是希望這種優勢的差異不要大到太離譜的地步。
其實我是覺得教育政策若要考量競爭力,眼光應該要放遠、放大,平衡的知識能力發展優於富國強兵好找工作的方針,而人類發展的基礎之一在語文,所以學文言文重要(母語是英文的、日文的,各有各的文學傳統可以依循)。唯比例應均衡,教法須思量。

廣告

文言文與經濟學” 有 2 則迴響

  1. 懷哲

    Eric大哥您所言甚是啊!!就是因為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社會是個多元化的社會,所以我們更應該把各種不同的表達方式,不同的學問帶給(或是介紹?)給我們國家的青年學子……文言文這種行之千年的東西絕對有其存在與延續的價值,就像我認為我們應該盡力的讓繁體字繼續存在我們的社會中一樣!我沒有辦法像您講出這樣有系統有理念的一段話,但是我覺得你最後一段講得真是太好太對了!大家都會說中文沒錯,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有效率且精確的表達自己的意念及想法,個人的語文素養就是決定一個人表達能力的關鍵!!聖經創世紀中有段巴別塔的故事,人們因為語言的混亂所以無法溝通讓巴別塔無法繼續建造,當然這樣的聯想並不是聖經故事的本意,只是我突然在心中浮現了這段聖經…
    沒事…只是要跟您說….我完全同意您的說法!!有空來都提讓我請你一杯咖啡吧!!….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