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跟批鬥有所不同

台灣「野草莓」的前後

今天(8/11)下午到了台北,朋友叫我去「自由廣場」看一下。學生在大雨中靜坐、集會,人不多,雨很大,只有大概一百人左右,圍觀的人反而不少,連我竟然也碰到朋友,包括台社的陳光興。不過,他們似乎都在觀望,我說,你們該支持啊!台灣政制已民主化,保留那樣不合理的集會遊行法是荒唐的。我話未說完,陳光興便插嘴,這事很複雜,不少學生都有綠營的背景。

有真小人、偽君子 集遊法修不動/陳宜中

若說藍綠政黨是「真小人」,台灣還有一群選擇性地(不)支持集遊權利的「偽君子」。當民進黨(或國民黨)打壓集遊權利時,他們悶不吭聲;等到國民黨(或民進黨)如法炮製時,他們就站出來搶道德光環。集遊法之改不動,這些偽君子及其「選擇性的正義」亦難辭其咎。

不是很清楚這幾年來政運社運中的派別恩怨,故對學者因藍綠對立而累積的新仇舊恨而不願支持雙方都有共識的修法訴求,不甚理解亦無法諒解,像陳宜中這篇,或像有關陳光興冷眼旁觀學運的態度(據說台社的學者普遍質疑這次學生的綠色傾向)。

這些人雖然贊成集遊法的修正,同意公權力必須謹守合法及正當性的原則,而且也同意這一次國家在運用警力上有嚴重缺失,但因為認為這次學運背景有綠色之疑(他們有權懷疑,但不要忘記學生也有權自明其志),所以冷眼旁觀,或是明嘲暗諷這批學生教授是偽君子,我不禁要問:這就是進步學者的基進思考嗎?

可以清算人家以前的路線錯誤,還原歷史的真相更是必要,但不要把清算建立在道德質疑上(偽君子之語),而且還在對方期待你的串連跟支持能達到唯一的共同目標時,或許這是顯示出自己理念、行動、道德高度的好時機,但我不免感歎:知識分子真是內鬥內行。如果你還自許是進步的知識分子,可不可以讓大家見識一下所謂進步的力量呢?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1. k · 九月 27, 2009

    還好有 香港 葉蔭聰仗義直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