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X報內部eMail引發的感想

 

�方向媒體索取所謂暴民的照片
警方向媒體索取所謂暴民的照片

這封eMail在大話新聞裡被批,為什麼警方只向這一家報紙發文,且只索取特定人物及行為的照片,怎麼不一併徵求警方粗暴拘留、攻擊人民的照片。

 

我當然知道沒有人會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所以警方不會笨到要人家提供他們失職的證據。但是公權力的立場本來就要公正中立,台灣警方現在這種舉措跟私人沒有兩樣,怎麼讓人信服他們能維護公共利益,保護老百姓,國家的公共性格是否已經蕩然無存呢?不能維持公權力超然立場,還奢言捍衛公共秩序,就叫假公濟私。過去八年不能矯正黨國一家產生的弊病陋習,不能樹立民主法治的公權概念,民進黨實在責無旁貸。(不要再把選舉等同民主了,沒看到馬英九已經學會這招了嗎?「我由兩千三百萬人選出,所以我的政策等於全民共識」)唉!國民黨現在稱心如意地惡搞行政跟司法,難道不是民進黨過去八年苟且因循的嚴重過失。

張大魯的攝情布拉格裡也提到了,格主似乎曾在那家報紙當過記者。據說記者現在都很緊張,怕被「暴民」天誅!天誅是日本德川幕府末期京都地區流行的「暴民運動」,尊王攘夷派的「志士」認為公儀(幕府)跟洋人妥協是懦弱跟不敬天皇朝廷的表現,而且不納忠臣、不聽建言,更強橫地興起安政大獄,志士逐漸走上暗殺一途。之後的歷史你我應該都知道,現代日本是維新志士踩著滿佈鮮血的道路辛苦建立的,歷史如果沒有給這些殺人者正當性,似乎也沒有給于太大的譴責。我覺得反思這段歷史,固然不應該合理化暴力手段,但如果把「暴力」抽離,單單譴責或讚揚它,卻無視採取這種極端社會手段的人之生存行動背景,這會是一種嚴重扭曲的歷史詮釋。再舉一個年輕人熟悉的例子,明治剣客浪漫譚裡曾經殺人無數的拔刀齋,是十惡不赦的殺人魔,還是懷抱理想主義的孤獨劍客?對于分別只知道他前半生跟後半生的人來說,答案是兩極的,在漫畫中,不斷有前半生的仇家欲殺之而後快,後半生的朋友捨命相挺。暴民?英雄?

我絕不能贊同暴力的行為,但我希望能提醒自己把焦點拉遠一點看看社會結構因素,看看公權力這一段時間對民意的疏離(幾次大遊行都被無視),看政客動員的問題(民進黨要負很大的政治責任,因為沒有理由一堆政運老手會看不見嚴重衝突的可能性,而事實是你們也沒有盡最大的努力去防止),最後,把人看作為一種極為複雜的歷史生物,而不是一種分類,標籤,或範疇。

補充:這一篇Stop the machine 停止打造暴民裡面談到日本農民反對機場興建運動裡的「暴力」抗爭也值得反思、借鏡。裡面提到農民先把「糞尿彈」往自己頭上砸後再丟向警察,「先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糞尿仁王」。我覺得這其實跟日本切腹文化有關聯。鐮倉幕府時期以後儀式性的切腹自殺慢慢成為武士榮譽的象徵,但我記得在更早之前切腹很多是發生在戰鬥中,在處於劣勢時用刀切腹,再將腸胃臟器切下丟向敵人,有攻擊敵人,證明勇氣,寧死不屈等意義,也成就了「仁王立」的往生形式,據說鐮倉戰神源義經的手下弁慶就是這樣的死法。農民先砸自己再砸警察似乎跟這種悲壯的切腹有點類似。

補充2:攝影記者不是搜證工具

廣告

聯X報內部eMail引發的感想” 有 2 則迴響

  1. hi 我是原作,引述日本三里塚農民部份,我覺得跟切腹文化很不同。我傾向認為這是小川紳介先生的說法,「農民的心靈」,一種體貼地為別人設想之後,採取的抗議行動。

    當然我的個人詮釋也歡迎任何討論,尤其是台灣深深了解小川紳介先生原義的朋友們。

  2. hi我想紀錄片導演的說法應該是更可信的,因為他可以直接跟那裡的農民溝通交談
    我只是突然想到農民的這種行動跟日本傳統裡面切腹的精神有類似之處
    想到最近自焚的老伯伯跟一票絕食抗議司法不公的人
    攻擊自己或自我犧牲很顯然地據有挑戰權力的力量

    不知道鐘淑姬的事情現在怎樣了?希望社會良心的力量能撐得下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