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綠都一樣,自主路漫長

都云藍綠勢不兩立,但有些態度又很機車地相似。
1106圍城大遊行發生警民流血,蔡英文主席事後切割,一說黑道滲入遊行隊伍,又說

「圓山的群眾不是我們指揮他去的,也不是我們要求他去的,也不是我們動員組織來的群眾,他是自主性參加的群眾」

收割成果時爭先恐後,扛責任時卻嘰嘰歪歪,嘴巴上說是重回街頭路線,實際上還是議會路線、政治表演的那一套。蔡小英主席,街頭不是那麼好混的,隨時都會有突發狀況跟致命的危險!敢利用(誤)號召群眾,就要有guts承擔一切後果,沒那個XX,就不要亂吃XX。

黨齡五十幾年,現年80歲的老國民黨劉柏煙,11/11在自由廣場附近自焚,根據他在現場散發的「遺書」,他走極端自焚的原因是看不過馬政府跟國民黨的過分親中、濫用公權欺壓民眾(強折民眾國旗)、矮化國格。隔天國民黨也趕快撇清責任:

「據組發會了解,他已經失聯非常久了,所以目前並不具有黨員的身分……同時這位常委也提到,這位自焚的老先生,好像並不會打電腦,所以那篇文字是怎麼來的,認為應該要去了解一下……他的家人也提到,這位老先生已經離開國民黨很長一段時間,事實上他的立場已經由藍轉綠,而且非常關心政論節目,長期收看一些親綠的政論節目」

因為民不聊生,因為施政不當,有國民因此自焚,國民黨只在乎他多久沒繳黨費,喜歡看親綠的政論節目。執政黨的政治責任呢?執政者的良心呢?面對人民的死諫,國民黨展現一種冷靜地分析跟切割,或許正如劉兆玄說的:忍兩天就好,混水摸魚一切都會過去,即使是人命關天,這跟三聚氰胺標準一樣,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民進黨讓人覺得生氣,國民黨只讓人覺得心寒。

現在我們再次看到一群所謂的自主公民試圖跳脫政黨對立的泥沼,挑戰政治參與裡非藍即綠的不合理框架,衷心期盼台灣能向前進步的人應該都希望這群公民能為政治社會開拓新的視野與氛圍,傳承十八年前他們學長學姊在同一個地方點燃的民主薪火。從他們的行動跟言論裡,我們看到年輕的熱忱跟樂觀,看到他們在廣場上審議式民主的實踐,以公共領域的形式來交流理念及情感,讓人對所謂的草莓族另眼相看。他們對網路數位科技的掌握跟熟練運用揭示了「高科技社運」在台灣的可能性。經過民主討論及票選,以野草苺之名自稱,也讓人見識到他們幽默,自信,向世界嗆聲的野苺power。對照之下,場外一些人試圖以傳統觀念裡,學生或知識分子應有的行止及義務來規勸、嘲諷、抹黑、貶斥,在在顯示威權心態影響下,有些人還在否認大學生獨立思考、社會參與的能力。

其實不論這一次「學生公民」站出來的結局會是如何,我覺得整個過程應該就是一種收穫,特別是沒有在諸方交逼下做出親痛仇快的事,原本觀望的許多其他社運團體或基進知識分子都能存異求同,站出來聲援。我覺得社運理想、價值、原則很重要,但「懂得做人」也是一門不可或缺的學問!換個講法就是提防過度的自我主義(egoism)跟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作為互動交流的場所可以防止以上兩種普遍人性的過度發展。我覺得在這種基礎上,一種不帶沙文色彩,不過度自戀或自慚,以平等為基礎的國族主義是有可能的,以公民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出來的主權(sovereignty by citizens in everyday practice)架空整體式的國家主權也是一種可能性。

不過,眼下台灣社會面臨的是,恰如某人以前說的,「民主寒夜,善良人民徬徨無措,邪痞者梟叫狼嗥」,不論是野草莓,野百合,還是台灣番薯,前路漫長,加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