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據?日治?日本殖民?

曾幾何時,日治時代取代日據時代,成為描述台灣一段重要歷史年代的專有名詞。
日據,我猜想等同於英文裡的occupy,也就是佔據的意思,表達出這是非法佔領,又若是合法(如通過國際條約之訂定),亦具有正當性之爭議。這兩個解釋都隱約有母國(清朝或中華民國?)對台灣仍有主權宣稱的意思在裡面。

日治,是日本治理,或是日本統治,我不知道哪個是標準答案。我猜英文可以是rule或govern。不論是中文或英文,治理跟統治乍聽之下都是比較中性的辭彙,著重於政治技術性的層面,之所以會有這個正名的動作,應該是跟近年學術圈裡本土化及去中國的理念有關。

在人文科學裡,幾乎沒有一個專有名詞是中性的,只表達具體事實而不具有某種程度的價值判斷。而且,歷史現實是複雜多端,很少有什麼簡潔的名詞或陳述可以概括表達,如果有,多半也都會有相當程度的簡化,有些時候甚至嚴重到扭曲史實來屈從史觀。日據跟日治之爭議,一方面是語言政治,另一方面也牽涉到人文社會學科裡這種方法學上的困境。

毋庸置疑,日據時代的稱呼本身是有政治性的,跟國民黨秉持的中華正朔之意識形態有關,背後還有黨國政權用以塑造統治台灣的正當基礎的目地。透過國民的歷史教育及國家慶典(慶祝台灣光復節是我這一代台灣人都很熟悉的記憶),「日據跟收復」成為人民普遍的歷史認知之一部份,國民黨統治台灣土地、人民的正當性跟手段透過形塑的歷史記憶,成為軟性權力的一種體現。這段歷史也烙印在台灣本省外省族群的自我認同中,這一切在在顯現了統治跟教化(日本奴性跟再中華化、民族精神教育、高壓的戒嚴統治等等)與歷史記憶的緊密關係。所以,就像霍布斯邦指出的,沒有國族不重視歷史,不把公眾的歷史教育當成統治重要的一環。

明明白白地剖析、呈現「日據時代」這個歷史陳述背後所隱藏的價值判斷,進而使看似中立的歷史詮釋隱含的特定角度能夠被揭開,這對追溯複雜的歷史事件而言相當必要。但是如果採用「日治時期」一說只是換個角度,卻依然毫不批判地來接受另一組特定的歷史認知跟權力想像,不從根本上面對歷史的複雜跟學術語言的局限,我不認為這是歷史本土化應該走的方向。

我不知道運用治理這個概念的人,對日本殖民官僚有怎樣的想像?對他們的經濟、警察、教育、文化認同、族群統治的歷史解讀又如何?對日治底下台灣人的被統治經驗又有何見解?對台灣歷史在日本,國民黨戒嚴,跟民主化時代的變遷又有怎樣的歷史判斷?比較嚴謹的歷史學者或許不會,但有許多支持正名、本土化的民眾對「日治」的許多想像等於是「拷貝」了台灣老一輩對日本殖民現代性的緬懷,從後228的國民黨威權族群統治中,台籍老一輩對日本殖民的秩序井然,進步的社會性,文明開化的想像是應該被同情理解的,但同情應該只是批判的基礎,而批判絕不能是針對這些緬懷是否是奴化或媚日,批判應該針對日本/現代vs中國/落後的歷史想像是如何被建構的?在具體的歷史客觀條件中這樣的建構有無可信度?台灣人在日本帝國的殖民事業中不是被動的角色,在秩序文明進步的殖民進程中,把日本想像成單方面帶來現代化是很有問題的歷史詮釋,更不用說忽略了台灣人在殖民過程中抵抗日本、建構台灣性、認識中國的複雜過程。檢視台灣被日本殖民的歷史,荊子馨用台灣、中國、日本的三邊連動關係來解讀台灣認同的歷史形構,用互動構成的網絡比本質性的分類更能呈現認同問題的真實跟癥結。在台灣社會族群及文化愈趨多元之今日,「互動的認同」更應該成為公民社會的共識。

結論是不管用日據、還是日治,了解歷史需要細緻地探索推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