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馬傳–開國?鎖國?

龍馬傳緯來官網

最近看到龍馬傳在台灣播出的消息,不知道台灣觀眾對這齣戲的評價如何呢?

今年日本大河劇的主角是日本明治維新三傑之一的坂本龍馬,(另兩人是木戶孝允跟西鄉隆盛)由性格小生福山雅治擔綱。今年的劇本由名編劇福田靖執筆,熟悉日劇的觀眾應當不陌生,個人看到目前為止(第47回)覺得算得上是水準以上的作品。

Dreamer ! Fighter ! Idealist ! Peacemaker !

NHK片頭的這幾個文字算是對坂本龍馬一生的定調,他是一個性格、思考、行動模式極其複雜的英雄,由他的生平可以看到日本幕末歷史的精彩縮影。

龍馬出身於土佐藩一個下士階級的家庭,雖然名分上屬於統治階級的武士,但實際上毫無實權跟尊嚴,倍受上士階層的欺凌。或許,龍馬這樣的出身背景造成他日後自由奔放的人生觀跟行事態度。他數度脫藩,交遊廣闊,不拘於開國或攘夷這些對立的意識形態,不斷地探求新事物、新知識,在幕末諸多的亂世豪傑裡可以說是獨樹一格。在傳統歷史描述中,明治維新的重心一直在薩摩、長州兩藩,實際上掌握大權的角色也真是這兩藩出身者,這一次龍馬傳要從三菱財閥創辦人岩崎彌太郎的視角來重新審視歷史,藉此或許可以看到嶄新的幕末風景。明治維新不只是武士階層對國家理念的整理鬥爭,也是政治經濟結構的一大變革,日本前現代的農業生產跟市場經濟相對於西洋方興未艾的殖民資本主義處於極端劣勢,西力東漸致使幕府財政跟百姓日常生活日趨艱鉅;再者,幕府階層分明的制度將商人、百姓、農民等跟領導階級的武士區隔開來,國家的認同不存在於這樣一個封建的社會之中,外敵來襲,內紛遂起。當西方帝國主義挾船堅砲利之優勢前來叩關,外患之中諸端內憂一一浮現,美國培理艦隊的叩關–所謂的黑船來襲,正是這樣一個文明處於危急存亡之秋的象徵。

龍馬建立的海援隊,主張貿易上的開放進取,以國際社會一員的身分跟諸國從事貿易交流,從經濟層面來思考日本如何建立新國家。這可以說是幕末諸藩跟幕府試圖從產業經濟變革來求存的路線延伸。不過,龍馬不認為新式經濟可以建立在老舊的幕藩體制跟封建藩籬之內,必須有比產業革新更進一步的國家政治與法制的革新。但是,跟西鄉、大久保、木戶所不同的是,龍馬不贊成用武裝革命來建立新的日本。他主張以雄藩(有力的藩國如薩摩,長州,土佐)聯合來「勸退」幕府,將政權交還給名義上的國主–天皇,也就是所謂的「大政奉還」。在藩船夕顏丸上,他向土佐藩參政後藤象二郎提出新國家建設的大略方針,就是所謂的「船中八策」,包括設立上下議會、專職官僚、完備法令制度、常備陸海軍等,這些主張並不全是龍馬個人獨創的見解,他可以說是汲取了幕末百花齊放的思想潮流,因時制宜,倡議建設日本為現代立憲民主的法治國家。

跟其他維新志士相比,龍馬諸多主張的開國性格相當突出明顯。歷史真如一再重覆的諷刺劇,跟幕末的日本一樣,今日的台灣也面臨著開國跟鎖國之爭論。(事實上,當下的日本也再度面臨幕末國家定位渾淆的困境)自2008年的總統選舉以來,執政黨不厭其煩地標榜其開國利民之路線,而反對的民進黨一再面臨因循鎖國誤民路線的指控。事實上,日本的開國並沒有解決國家政治經濟結構的困境,先是內戰,明治政府財政困難,再來就是向外侵略殖民,「開國/進步/現代國家的建立」的因果關係在理論上與事實上都不成立,貿易立國不會造就四民平等的和平國家,同樣地,維新主張中的國族想像最後導致的是軍國極權,而非如龍馬所冀望的「想像的共同體」。

台灣的經濟體質本來就高度依賴對外貿易,即使是民進黨主政的時期也是一樣。鎖國的指控本質上就是一個虛假的議題,一種語言上的挑動(似乎沒有藍營政治人物直接點出這個語詞跟明治維新歷史記憶的關係?),也就是煙幕,真正的目標我認為是市場的「放鬆管制」(deregulation),讓市場決定,讓競爭取代管制,讓資本自由流通,讓國族認同、社會正義也能像商品一般由優勝劣敗的法則來決定。民進黨八年執政一樣依循同一套市場邏輯,現在是時候深刻反省「自由」在不同社會脈絡下必然的矛盾衝突。資本的自由並不等同於人民的自由,國家的存在正是要讓不同的階級跟社群在自由的衝突中有溝通折衝的管道跟空間。從龍馬的例子來看,他想像中的新的日本政體應該就是幕府、各籓、武士、商人、百姓之間衝突利益的最大公約數。不論是藍營或綠營,國家的危機「主要」不在於認同的危機,而在於分配正義的危機。

龍馬傳裡的國族認同概念是鮮明的,理想而浪漫的,「我們都是日本人,不再分上士或下士、商人或武士」,但擺到現實環境中卻是極其一廂情願,極其脆弱的。一方面認同(identity)作為社會機制,有獨立於經濟利益跟社會分配之外的相對自主性,特別是在某些集體情境之中,好比說日本幕末動蕩的環境,不論階級名分,皆感受到西風東漸的威脅。但是,所有認同也都鑲嵌在具體的社會脈絡裡,互為依賴,不可切離。台灣今日面對的認同危機不再僅僅是過去的本省/外省衝突,也因為跨國界流動增加導致認同感紛異或衝突,這些衝突不僅是文化的,也是政治跟經濟的。糧價傷農挑起的可以是階級之間的矛盾,但如果跟國際貿易有關,也能轉入民族主義的衝突抗爭。同樣地,國民受教權益是否公正公平,可以從性別或階級之間的不平來討論爭取,但如果跟外來社群的受教機會有關,也會製造國族論述的空間,不獨台灣如此,可以說是舉世皆然。如果國家是利益的最大公約數,或許也應該是認同的最大公約數,最重要的是,利益跟情感認同不能切離,也無法切離。市場決定一切嗎?NO!(所謂的拼經濟)認同決定一切嗎?NO!(所謂的愛台灣)

結論:「龍馬傳很好看,請大家告訴大家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