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的演說

在預言裡,國王不穿衣頂多只是一小部份跟國王有接觸的人很爽或是很尷尬而已,但在媒體發達的年代,國王就不可能那麼幸運了,任何的小缺陷都會被放到顯微鏡底下,透過文字、聲音、影像,在街頭巷尾一一檢驗。

「國王的演說」(The King’s Speech)的主角是患有口吃的英國國王喬治六世(1895-1952),他的兄長就是赫赫有名的,「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愛德華八世。電影述說喬治六世如何克服他口吃的毛病,在德英開戰後,成功地完成一場激勵英國軍民的演說。

這是一部輕鬆但不失優雅,觸及政治的議題,但更探討自我價值跟人性的優質電影。英雄的缺陷跟弱點應該算是老梗,國王有口吃,就跟超人怕石頭、蝙蝠俠有童年陰影或楊過斷了一隻手一樣,讓主角多了一些人性,跟觀眾的距離不再那麼遙遠。從影片中,我們看到口吃的毛病給Bertie(喬治六世的小名)的影響不單單只是政治的,更是牽涉到自我認同、人際關係,包括夫妻之間,父子跟父女之間的疏離或信任,隨著電影的開展,我們看到外在肢體缺陷底下細膩的感情交流及衝突。透過治療的過程,主角必須將自己隱藏在口吃習慣中的家族跟內心秘密緩緩揭開,而一同揭開這些王室遮遮掩掩的秘辛的對象更是一位來自平民階層的語言治療師,這樣的安排主導了本片的進行與節奏,那些詼諧但又有點感人的互動,打破了平民跟貴族之間的權力鴻溝,探討了家庭跟教育成長的陰影創傷,這些劇情安排不會太矯情,可以看出編導的功力跟品味(至少精神分析沒有大剌剌地浮上台面成為焦點)。影片裡有許多幽默且智慧的對話場景,像演說治療師Lionel Logue坐在西敏寺裡那張加冕椅時逼Bertie說出「because i have a voice」那段,或是劇尾一直叫國王小名Bertie的Logue終於用My King來稱呼他,都使人會心一笑。當然裡面有一些橋段比較隱晦,像Logue的舞台劇面試,劇碼是莎士比亞的Richard the Third。Richard是英國史上有名的「怪物國王」,據傳說他既是駝背,容貌也醜,哥哥戰死沙場後繼承他的王位,正好跟喬治六世的生平完美呼應,而Logue的Richard一角演得口條完美但不怎麼高明也隱約指涉了他一開始沒有很深入Bertie的內心感覺一事。(有關Richard the Third是什麼樣的人物的歷史爭議,請看英國推理女王鐵伊的小說「時間的女兒」,非常有趣)

歐洲中古時期有一個很有趣的民俗信仰,當時在英國跟法國流傳著這樣的信仰–國王的觸摸(御觸 royal touch)可以治療皮膚腫瘤(scrofula, 又稱 the King’s Evil,也就是現代人所知道的淋巴結腫瘤),想要瞭解這一種民俗信仰可以參考年鑑史學家布洛克的經典之作「國王神蹟」。怎麼會突然想到這個?國王的神聖性一直以來是君權神授的基礎,他本身不需要完美,但必須要有完美的意像跟超脫此世的光環圍繞著他或她,許許多多的宮廷畫家提供了神聖性的材料,精心設置的壯闊排場提供了神聖性的表演舞台,言說扮演的角色在中古世紀似乎不那麼重要明顯,連治病神蹟都只用肢體碰觸即可。喬治六世的口吃之所以會是一個大問題,跟現代傳播的途徑有關,正如前言所講的。從本片的喬治六世,希特勒,以至於當下的小布希跟歐巴馬,神聖性或領袖魅力如何融入世俗化的表演早就是當代政治的現實,不過正如這部電影在探討的,表演之下還有更有趣,更值得深思的人性問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